解读俄2020年前武器装发展计划:S400大量列装

888次浏览 百度收录
网址:http://www.teairrafans.com
网站:幸运飞艇

解读俄2020年前武器装发展计划:S400大量列装

  关于俄军装备现代化发展的现状及趋势问题,笔者参考俄GPV-2020文件的基础上,先后以战略核力量和航天作战力量为主题,在2014年8月和9月号的《军事研究》(日本)杂志上发表了两篇分析文章。

  在这里,笔者将继续根据GPV-2020,对俄军的常规作战力量发展趋势进行探讨。常规作战力量包含甚广,篇幅所限不可能面面俱到。因此,本文将探讨的武器装备限定在三大类:防空反导系统、航空装备和地面装备。

  在导弹防御系统方面(译者注:欧美日俄称“导弹防御”,我国称“反导”,含义相同。本文只在与防空并列时用反导即“防空反导”,其它场合沿用“导弹防御”的说法),俄军正稳步推进S-400“凯旋”防空系统的列装。S-400为苏俄军队大量列装的S-300防空系统的后继型号,由俄罗斯金刚石-安泰公司研制。S-400是在S-300系列的最新型号S-300PMU系列基础上开发的——最初一度被称作S-300PMU3。S-400的系统由以下部分构成:(1)30K6E指挥系统(55K6E指挥所);(2)91N6E搜索雷达(最大探测距离600千米);(3)98Zh6E防空导弹单元:92N2E多功能雷达(最大探测距离400千米)、96L6E全高度雷达(选配,最大探测距离300千米)和5P85TE2发射车。

  S-400防空系统除可发射S-300PM系列通用的48N 6E(射程150千米)、48N6M(射程200千米)、9M96E(射程40千米)和9M96M(射程135千米)等导弹外,还能发射具有弹道导弹拦截能力的48N6DM(对飞机最大射程250千米、对弹道导弹最大射程60千米)和40N6(对飞机最大射程400千米、对弹道导弹最大射程240千米)导弹。其中,48N6DM可以对射程2500千米、速度4.8千米/秒的中程弹道导弹进行拦截,一台5P85TE2发射车最多可装载4枚这种拦截弹;40N6则是一种尺寸要大得多的拦截弹,最大射高可达185千米,而其拦截目标的距离和速度等参数尚不清楚。

  S-400是为替代S-300系列而研制的。当前,俄军中主要装备的S-300系列为早期的S-300PS和改进后S-300PM。其中,S-300PM预计将会在经过火控系统的改进后,以S-300PM2的型号继续服役。因此,S-400的主要替代对象将是S-300系列最早期型号S-300PS。

  截止2014年,俄罗斯空军、海军和空天防御部队(VVKO)共计6个团(12个营)列装了S-400防空系统,部署地域主要为莫斯科周围、加里宁格勒、纳霍德卡和诺沃罗西斯克等。俄军计划今后以每年2~3个团的速度,在2020年前配齐28个S-400防空团(56个营)。

  当前,俄军正在对比S-400更先进的S-500“普罗米修斯”防空系统进行研发。S-500将拥有增强的导弹防御能力,除可在350千米距离内对中程弹道导弹进行独自拦截外,还能在弹道导弹预警系统的协作下对秒速7千米的洲际弹道导弹、地轨卫星、超高音速弹道导弹等进行拦截。对于大气层内的目标,S-500将重点对超高音速巡航导弹和无人机进行拦截。

  在拦截大气层内目标和进行导弹防御时,S-500的系统配置存在一定差异。其中通用的系统包括:85Zh6-1战斗指挥系统和远程搜索雷达(60K6、97L6等X波段雷达)。其它组成部分则根据拦截对象不同而不同,并分别列装到普通防空部队和导弹防御部队中。对于S-500,我们尚不清楚其具体的参数,不过根据各种来源分析,其作战距离大致为:大气层目标400千米,弹道导弹目标为600千米。其中,拦截大气层目标的系统构成为:55K6MA指挥所、91L6AM雷达、51P6M发射车和40N6M导弹;实施导弹防御的系统构成为:85Zh6-2战斗指挥系统、76T6雷达、77T6雷达、77P6发射车、77N6-N导弹和77N6-N1导弹。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金刚石-安泰公司在2014年7月对远程弹道导弹拦截弹(77N60N?)的初次试射取得成功,并计划在2015年的后续试射成功后,从2016年开始进行实战部署。也有不少人对这种性能先进的导弹防御系统进展如此顺利感到怀疑。不过,鉴于俄罗斯对美国导弹防御计划和超高音速武器开发的异常敏感,将S-500作为最优先项目大力推进应该并不奇怪。

  现在,俄罗斯导弹防御系统中唯一具有拦截洲际弹道导弹能力的是A-135“萨莫列特”(RTTs-18)。A-135导弹防御系统主要用于首都莫斯科的防御,由设置在莫斯科郊外索夫里诺的5N20Don-2N 作战管理雷达以及16枚51T6远程拦截导弹、68枚53T6短程拦截导弹构成、俄军从1996年开始实战部署该系统,作为拦截弹搭载核弹头的导弹防御系统,A-135可以说是冷战遗产,如今已经落后于时代。

  为了适应时代需要,俄罗斯又在A-135系统的基础上进行升级改造,并计划在2015年以后推出后续的A-235“萨莫列特-M”导弹防御系统(TTTs-181M )。A-235在作战管理系统上采用了5N20PDon-2NP雷达,还换装了运算能力更强的“埃利布鲁斯-3M”超级计算机。

  A-235的拦截弹分为三类,其中51T6远程拦截弹的最大射程1500千米,最大作战高度800千米; 58R6中程拦截弹的最大射程1000千米,最大作战高度120千米;53T6M短程拦截弹的最大射程350千米,最大作战高度40千米~50千米。有趣的是,这些导弹中,只有远程拦截弹51T6搭载了核弹头,中程和短程拦截弹搭载的为常规弹头。

  无论是搭载核弹头远程拦截的51T6拦截弹,还是对来袭核弹短程拦截的53T6拦截弹,就算拦截成功,己方也会受到核弹爆炸后形成的冲击波、热、放射性沉降物、电磁脉冲的影响。虽然比起遭受敌方大威力弹头的直接攻击要好一些,拦截方也会遭受一定的损害。但总的说来,A-235应该算是一套相当实用的洲际弹道导弹拦截系统。

  俄罗斯陆军装备的新型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为S-300V4。与S-300P及其改进型由原金刚石公司开发不同,S-300V由原安泰公司开发,主要用于野战部队的战场防空,可对美军“长矛”(Lance)短程地对地战术弹道导弹和“潘兴-2”中程地对地弹道导弹进行拦截。S-300V4是安泰公司在“安泰-2500”(S-300VM)导弹系统的基础上开发的S-300V系列改进型,其对中短程弹道导弹的最大拦截距离由原来型号的200千米增加到了300千米。

  2012年,据俄罗斯陆军高层透露,俄陆军已在同年与金刚石-安泰公司签订合同,要将所有现役的S-300V升级为S-300V4。这意味着俄陆军未来要对5个装备S-300V的导弹团进行装备升级(其中1个团驻亚美尼亚)。

  俄罗斯国防部还在2012年与金刚石-安泰公司签署新的为期三年(至2015年)的S-300V4采购合同,据称南方军区的三个导弹营将首批列装该系统。按照普京总统2012年的说法,俄陆军2020年前将有9个S-300V4导弹旅(每个导弹旅辖2~3个导弹营)。

  S-350“勇士”是S-300PS和“布克-M1”等大气层目标防空系统的后继型号。该系统由50K6A指挥所、50N6A多功能雷达、50P6A导弹发射车等组成,配备拦截弹为S-400同样使用的9M96E导弹。

  S-350系统中值得一提的是50P6A导弹发射车。发射车共安装有12个发射筒,每6个被固定为1个基本单位,导弹装卸便可能是以6个发射筒为1个单位进行的。发射筒除可容纳9M96E导弹外,还可容纳“鲁道特”舰载防空系统使用的9M100导弹(射程15千米)。金刚石-安泰公司曾为韩国开发了KM-SAM防空系统。S-350系统中也沿用了其中的成熟设计。S-350的开发时间为2007年至2013年。在俄罗斯近年来的防空系统研发中,如此快的速度十分罕见。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金刚石-安泰公司采用了新的研发方法,即在KM-SAM防空系统技术的基础上整合进其他防空系统的成熟技术。

  S-350“勇士”防空系统在2013年莫斯科国际航空航天展览会(MAKS2013)上首次公开亮相。此外,据乌克兰国家安全和国防委员会透露,俄军在2014年9月介入乌克兰东部地区冲突期间,曾经实战部署过S-350系统。虽然无法辨别这一说法的线原型系统进行实战测试的可能性确实存在。

  根据普京总统2012年在国营报纸《俄罗斯新闻》中发表的文章,俄军在2020年前将采购用于38个营的S-350防空系统。

  42S6“摩尔菲”也是一套非常独特的防空系统。该系统同样由金刚石-安泰公司研发,是一套射程只有5千米的超近程防空系统,使用导弹种类尚不清楚。发射车上搭载了10个发射筒,发射时,发射筒树立并悬挂下沉到发射车后的地面上。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奥斯塔片科(时任)2013年4月发言称,“摩尔菲”列装的时间将由预定的2013年推迟到2015年。

  除了前述较为突出的防空反导系统,俄陆军还已经开始列装“道尔”短程防空系统的最新型号“道尔-M2U”和96K6 “铠甲-S1”弹炮合一防空系统。

  俄罗斯军队中,陆军采购新型装备较少见诸报端。尽管陆军也有一定程度的装备更新,但据俄罗斯国防部公开资料,俄军2013年领取的装备器材中,含300门(部)火炮和火箭系统、各类导弹和火箭弹4000枚、枪弹200万发和军服6.8万套,其中并没有装甲车的影子,大概是因为陆军已经停止采购的缘故。

  早在2010年4月,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波波夫金(时任)就宣布中止下列六种装甲车的开发采购:(1)Object 195(T-95)坦克;(2)“Kolitsiya-SV”152毫米自行榴弹炮;(3)“Burlak”炮塔(为对T-72、T-80和T-90等坦克的现代化改造而研发的新型炮塔);(4)BMD-4空降步兵战斗车;(5)“Sprut-SD”空降坦克;(6)BMPT坦克支援战斗车(在T-72坦克底盘上搭载机炮和反坦克导弹的一种装甲战车)。

  据说中止开发是因为这些基于苏联时代的技术和作战构想而研发的装备已经落后时代。不管怎样,俄罗斯势必对地面作战能力的现代化进程重新进行调整。2011年,俄罗斯陆军总司令波斯尼科夫上将称当前采购的T-90坦克“不过是T-72的第17次改进型号”,并中止了继续采购。在2015年恢复采购新型坦克之前,陆军主要采取对T-72B实施现代化改造(T-72B3)来满足需求。

  俄罗斯陆军现在打算通过装备的家族化来系统地推进现代化。 2011年10月,俄罗斯陆军参谋长斯科科夫接受《红星》报采访时回答说,陆军将通过开发三类通用装备平台,以便尽可能简化繁多的装备种类(当前为近180种)。

  第一是“阿玛塔”通用重型履带式装甲平台。该平台由俄罗斯唯一具备坦克制造能力的乌拉尔车辆厂负责研发生产。乌拉尔车辆厂将在“阿玛塔”平台基础上,陆续推出T-14坦克(Obeject 148)、BMP-T/T-15重型步兵战斗车(Obeject 149)、坦克回收车、“Kolitsiya-SV”152毫米自行榴弹炮等装甲战车。

  其中,下一代主战坦克T-14尤为引人关注。T-14采用了中止开发的T-95的许多技术,使用无人炮塔,3名车组人员将在单独装甲防护的隔舱内战斗。不过,与装备152毫米滑膛炮的T-95不同,T-14将装备新的2A82型125毫米滑膛炮(装弹数40发),并大幅降低采购成本。与以前俄罗斯的40吨级主战坦克相比,T-14的车体重量增加到50吨左右,同时由于采用1500马力级的新型A-85-3A柴油发动机,功率重量比也比先前的坦克有所改善。

  除先前提到的单独装甲隔舱外,T-14还有采用了许多其他强化防御的措施。虽然具体细节有待披露,但即便不装备反应式装甲,也会装备T-95标准防护系统改进型:可对榴弹、反坦克导弹等进行防御。为了追赶近期网络中心战(NCW)的潮流,T-14还将装备坦克信息指挥系统(TIUS)。据报道,作为继T-72、T-80、T-90的量产主战坦克,T-14将从2015年开始陆续列装俄罗斯陆军,并在2015年5月9日卫国战争胜利日阅兵式上初次亮相。

  BMT-T/T-15重型步兵战斗车搭载了“艾珀哈”(Apoha) 无人炮塔,炮塔上搭载有2A42型30毫米机炮、7.62毫米机枪和“短号”( Kornet)重型反坦克导弹。与采用T-72底盘的现役BMPT(坦克支援车)不同,BMT-T/T-15将主要发挥输送兵员的装甲运兵车(BMP)的作用。具体装载兵员的数量目前尚不清楚,不过考虑到它采用了坦克底盘,其装载兵员数量应该不会太多,是一款侧重火力支援的重型装甲运兵车。

  BMP系列步兵战斗车的开发生产商为库尔干机械厂,该厂还生产“库尔干人-25”系列步兵战斗车。“库尔干人-25”步兵战斗车是一种25吨级的轻型履带式作战平台,搭载了与BMT-T/T-15同样的“艾珀哈”无人炮塔,可以搭载3名车组人员和8名乘员,800马力发动机位于车体前方,乘员可以从车体后门进出,同时车辆还有一定的渡河能力。除了更新现役BMP2/3外,俄军还计划基以相同底盘推出包括自行榴弹炮在内的多种装甲车辆。

  除此之外,俄罗斯还计划将“飞镖”(Boomerang)系列8×8轮式装甲车和“沃鲁克”轻型装甲机动车作为未来的家族化装甲车辆平台。

  俄罗斯当前面临的问题是在何处配置这些新型装甲车。从2008年开始军事变革以来,俄军一改先前与西方进行大规模战争的构想,在装备上由重装备大火力向轻型化高机动的方向发展。“飞镖”轮式装甲车就是这一指导思想的产物。但随着乌克兰危机的爆发,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变得日益紧张,因此不排除俄罗斯陆军装备再次回到以装甲作战能力为中心的路线。

  俄罗斯前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是军事改革的主导者,他认为应当积极引进优秀的海外军事技术,并打算引进意大利的“半人马座”轮式装甲战车。不过,随着谢尔久科夫2012年因涉嫌腐败被普京总统解职,这一引进计划也遭到挫折。

  俄罗斯陆军中率先开始装备更新的是机动部署空降兵(VDV)部队——严格说来,空降兵在俄军中属于独立兵种,这里只是为叙述方便将其放到陆军类别中说明。但正如前面提到,空降部队在计划采购的BMD-4空降步兵战斗车和“Sprut-SD”空降坦克等新一代装备被取消后,装备更新一度陷入停滞。尽管空降兵强烈要求采购改进型的BMD-4,国防部却一直拒绝批准。

  直到2012年,俄罗斯国防部才决定采购改进型的BMD-4M空降步兵战斗车和BTR-MDM空降装甲运兵车。自此,空降兵重新迎来更新装备的光明前景。

  BMD-4M采用了BMD-4底盘,同时搭载了BMP-3步兵战斗车的“瓜园-U”炮塔(搭载2A70型100毫米低膛压线型反坦克导弹发射器等),同时采用了不增加重量的情况下强化防御能力的新型合金装甲。动力方面,BMD-4M采用了BMP-3相同的500马力UTD-32型发动机,功率重量比与采用450马力发动机的BMD-4相比有一定的改善。BTR-MDM的基本车体构造与BMD-4相同,但只配备了轻型火力(一挺7.62毫米机枪),因此空间更大,可装载13名空降士兵(BMD-4M可装载5名士兵)。

  在2014年的俄罗斯空降兵成立纪念日上,空降兵司令弗拉基米尔沙马诺夫表示,空降兵计划在2025年前采购1500辆BMD-4M和2500辆BTR-MDM。其中,2015年将首批采购采购64辆BMD-4M。

  2025年的时间限已经超出GPV-2020的计划范围,属于《2025年前国家武器装备计划》(GPV-2025)的范畴,加上GPV-2025当前尚在制定阶段,故空降兵总共4000辆装甲车的采购计划是否能够获批尚属未知。

  但正如前面所说,考虑到乌克兰危机的影响,俄罗斯也可能会重新考虑军事力量的强化。特别是面临乌克兰危机那样的正规军加民间武装的“混合战争”局面、面临从中亚到北高加索地区激进分子武装渗透的威胁形势时,具有高机动性、高作战能力的空降兵作为应急部队将大有用武之地。此外,俄罗斯也正在讨论是否将空降兵由当前的36000人倍增到72000人规模。从这些情况看,前面提到的4000辆采购计划未必就没有实现的可能。当然,具体会如何只有看情况的变化和俄罗斯的因应措施了。

  在集团军层次使用的远程精确打击火力的战术弹道导弹方面,俄罗斯正陆续列装新型的“伊斯坎德尔-M”导弹。9K720型“伊斯坎德尔-M”是一种最大射程为500千米的地对地战术弹道导弹,主要用来取代老式的9K714型“奥卡”导弹和9K79-1型“圆点-U”导弹。除可搭载核弹头、常规弹头、集束弹头等多样化弹头外,其射程正好在《苏美彻底消除中程和中短程核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的极限允许范围内,在“格洛纳斯”(GLONASS)卫星导航系统的支持下,可以实现极高的命中精度。

  与此前战术导弹机动发射车每辆只搭载一枚导弹不同,“伊斯坎德尔-M”的9P78机动发射车可搭载两枚导弹。

  2007年,俄军在一个训练大队(教导营)中率先配备了“伊斯坎德尔-M”系统,并于2011年在西方军区编成了首个“伊斯坎德尔-M”火箭旅。目前,俄军在西方军区、东方军区、南方军区、北方军区共实战部署了4个火箭旅(每个火箭旅配备12辆导弹发射车)。“伊斯坎德尔-M”导弹系统由科洛姆纳机器制造设计局研发,并由位于乌德穆尔齐亚的沃特金斯克机器制造厂生产。随着制造厂生产能力的提高,从2013年开始,原来那种限于制造速度而分批列装导弹与发射车的方式,被一次配齐一个火箭旅全套系统的方式取代。俄军今后将继续采用这种方式,以每年配装2个旅的速度,最终在2018年实现拥有10个“伊斯坎德尔-M”火箭旅的目标。

  “伊斯坎德尔-M”并非只有射程远精度高的优点。自2008年梅德韦杰夫总统发表国情咨文以来,俄罗斯一直将其作为对抗美国欧洲导弹防御计划的重要手段。人们对俄罗斯是否将其部署在可将东欧各国纳入射程的加里宁格勒倍感关注。不久前,人们也对俄罗斯是否在亚美尼亚久姆里的第102军事基地部署“伊斯坎德尔-M”议论纷纷。

  有消息称“伊斯坎德尔-M”导弹系统还可发射K-500陆基巡航导弹(此种配置称作“伊斯坎德尔-K”)。当前,我们并无俄罗斯实战部署“伊斯坎德尔-K”的确切消息,不过据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的两位分析家巴里和博伊德称,从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视察西方军区第26火箭旅(首个装备“伊斯坎德尔-M”的火箭旅)时的官方宣传照中,可以看到该旅拥有K-500巡航导弹发射筒。根据这点,我们可以推测,在已经列装的火箭旅中,可能存在M型和K型导弹混合使用的情况。

  也有人指出“伊斯坎德尔-K”相当于《中导条约》禁止运用的远程陆基巡航导弹,因此其未来的部署情况值得关注。

  当前,俄军装备现代化进程中,发展顺利的除了核作战力量外,接下来就要算航空作战力量了。根据前面提及的普京总统撰文,GPV-2020框架内采购的航空器数量庞大,包括600架固定翼飞机和1000架直升机等。据俄罗斯国防部消息,俄罗斯计划到2020年实现固定翼飞机中71%、直升机中80%属于新型机或现代化改造机——2013年这一数字分别为23%和39%。

  从单年度看,GPV-2020计划第一年(2011年)采购的固定翼机21架、直升机82架(全是新机,不含现代化改造机),到了第三年(2013年),这一数字就增加到了固定翼机56架、直升机122架。2014年采购的新机总共为210架,其中固定翼机和直升机的具体数量尚不清楚。但可以看出采购总数保持着增长势头。其中,苏-30SM战斗轰炸机、苏-34战斗轰炸机和苏-35S战斗机正以每年列装一个飞行队到一个航空团不等的速度进行,进度之快前所未有。

  俄罗斯陆军航空队的直升机采购同样进展顺利,除已经列装的米-28N、米-35M、Ka-52等各种新型攻击直升机外(合计1000架以上),还配备了米-8MVT-5通用直升机和米-8 AMTSh突击运输直升机(都在100架以上),并且装备数量还在逐年增加。俄军还计划今后配备Ka-60中型直升机。

  俄军在推进航空装备现代化的进程中,同样可能受到乌克兰危机的冲击。首先,乌克兰是直升机发动机和飞机刹车装置等重要零部件的生产供应国,如果不能及时获取这些部件,将造成整机生产的混乱。当然,这类部件俄罗斯本身也是能够找到厂家来生产替代品,一部分部件在危机爆发前已经开始了替代生产。但考虑到俄军装备更新的速度之快,俄罗斯能否在短期内提高替代厂家的产能也是个问题。

  此外,俄罗斯和乌克兰此前正在推进安-70大型运输机的开发生产和安-124超大型运输机的重新生产。从前面俄军计划大力发展空降兵的举措看,空中机动能力被俄罗斯看做国防战略的重要支柱。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却让两国共同开发项目陷入随时中断的局面。

  对此,俄罗斯采取的对策是考虑增产伊尔-76MD-90A/伊尔-476运输机(伊尔-76MD改进型,换装了性能更强的PS-90A发动机)。同时,为避免对外关系影响飞机生产,俄罗斯还将伊尔-476生产线从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飞机制造厂转移到国内乌里扬诺夫斯克的“航空之星-SP”飞机制造厂。2012年10月,俄罗斯国防部与“航空之星-SP”飞机制造厂签署关于采购39架伊尔-476型运输机的合同。如果“航空之星-SP”飞机制造厂还有余力的话,可能还会继续与外国签订合同并增加产量。

  此外,伊留申航空联合体(即原来的伊留申设计局)还提交了用“伊尔-90”短距起降运输机替代安-70运输机的方案。不过,按照计划,“伊尔-90”完成研制要到2020年之后,投产交付的时间则更遥远。此外,俄罗斯并未制定研发类似安-124超大型运输机的计划,其战略输送能力可能因此受到影响。

  预计,苏霍伊设计局研制的新一代战斗机PAK-FA(即T-50战斗机)将从2016年开始列装部队,PAK-AF为俄语缩写,直译为“面向前线航空兵的未来型航空复合体”,国内一般译作“未来前线战斗机拥有隐身、超音速巡航、多种传感器带来的综合态势感知、隐身目标探测等多种特征,是俄罗斯空军新一代(第五代)主力战斗机。

  俄罗斯当前已经制造了2架T-50地面试验机和5架T-50飞行试验机,虽然从2010年就开始了首次飞行试验(最新原型机为2013年首次飞行的T-50-5),但所有这些试验机的细节处理都是暂时性的,表面也没覆盖吸波涂层,给人的感觉是距离实战运用还有一定的距离。不过,俄罗斯已经计划在2014年开始对“第二阶段试作机”T-50-6-1(地面试验机)和T-50-6-2(飞行试验机)进行试验。这里的“第二阶段”究竟是何意味尚不清楚,不过按照2016年开始进行实战部署的计划,这应该算是初期的小额量产型号。据报道,俄罗斯将在2020年前生产60架T-50。

  预警机(AWACS)的现代化进程也同样引人注目。2013年,俄罗斯空军一共拥有A-50 预警机17架(此外还有2架封存备用机),而实际上能够起飞的只有9架。目前,俄罗斯空军正在对这些现有的A-50进行现代化改造,升级后的A-50U将拥有探测超低空目标、小型目标和隐身目标的能力,同时在信息共享能力方面也有提高。2013年实施升级改造的A-50有2架,预计2014年中期完成。

  此外,俄罗斯还打算以伊尔-476为载机开发A-50的后继型号A-100(据说最初还打算采用安-124为载机,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伊尔-476)。

  A-100继承了A-50的一些成熟设计理念,继续采用背负旋转式圆盘天线罩,内装新型的三面有源相控阵雷达。依靠这种新型雷达和新的信息处理系统,A-100将拥有更远的探测距离以及更强的多目标跟踪引导能力,对非战略弹道导弹和隐身目标的探测能力也将得到增强。A-100雷达方面,原计划由为A-50提供雷达的“织女星”无线电康采恩负责,但“织女星”因存在资金不足等问题而丧失了主导权,最终是以金刚石-安泰公司为中心进行雷达研制。

  A-100原计划2015年开始列装,后因研制进度落后于计划,推迟到2016年或2017年开始列装。

  另据2014年2月媒体报道,俄罗斯国防部已与图波列夫公司签订了新一代战略轰炸机PAK-DA的研制合同。PAK-DF为俄语缩写,直译为“面向远程航空兵的未来型航空复合体”,国内一般译作“未来远程航空系统”。俄罗斯远程航空兵司令阿纳托利日哈列夫此前表示,根据计划,设计工作将于2014年开始,2025年第一批批生产型轰炸机将交付空军。届时,PAK-DF将陆续取代老式的图-160、图-95MS和图-22M3战略轰炸机。

  本文主要对俄罗斯的防空反导以及陆海空三军常规作战力量的现代化进程进行了介绍。我们看到,到GPV-2020实施的第四个年头(2014年),俄罗斯军队的装备现代化已经取得相当大的进展。但也有进展存疑的,比如直升机采购上,除了短期内受到与乌克兰中断关系的冲击外,中长期还可能受到新机研发与采购的影响。